关联村里人利润的事要一切当面,本国村落基层

2019-12-04 07:38栏目:农业资讯
TAG:

党的十六大以来,我国农村基层民主得到快速发展,各地农村基层组织以极高的政治热情、创造性的工作方法,落实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关于村级组织“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规定,广大农民的民主权利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奠定了更加坚实的政治基础。 “民主选举”走入正轨。对于广大农民来说,每三年一次的村“两委”选举,是他们热心关注的大事,因为选举的结果将影响到他们的切身利益。随着农村民主进程的不断深入,农民对“民主选举”的认识不断提高,竞选者的行为更加规范,选举者的投票更加理智。在2007年冬季的村“两委”换届选举中,山东、江苏等地的乡镇企业给职工放假,鼓励职工回村参加投票;许多村为外出务工人员开通了手机投票,使村民的法定选举权得到充分使用。 “民主决策”普遍实行。这些年,各地农村在村级大事的决策上,普遍实行了“党支部提议———村‘两委’商议———村民代表会议或村民大会表决”的决策程序,使广大农民的参政意识和参政水平不断提高。这种广泛的参政途径,让广大农民以理性合法的形式表达了自己的利益诉求,在农村基层建立了有效的利益协调机制、矛盾处理机制和社会管理机制,促进了农村的和谐与稳定。 “民主管理”带来廉洁。村民理财小组管理村级财务,是村级民主管理的核心内容。这项制度使村级权力部分下放,起到了权力制衡作用,既减少了村干部违法犯罪的机会,也让普通村民心里塌实。在这方面,贵州农村的“五合章”做法轰动全国———贵州省锦屏县平秋镇圭叶村把审核财务的一枚印章分成五瓣,由4名村民代表和1名支部委员各管一瓣,经他们中的3人以上同意才能合起来盖章,村里花出去的钱才能报销。 “民主监督”使村务透明。这些年,各地农村都实行了“村务公开”,将农村土地征收征用补偿及分配、农村机动地和“四荒地”发包、村集体债权债务、农村税费改革和农业税减免政策、村内“一事一议”筹资筹劳以及各类救灾和补贴等情况向全体村民张榜公开,把村里的大小事都放在广大村民的眼皮底下透明操作,使村民对村务心中明了。同时,许多村还在村务公开栏旁边设立了“村务质询栏”,村民对村务有意见时可以随时留言质询,村“两委”及时答复,形成了互动式监督,村民的监督权得以充分使用。 党的十七大之后,各地农村的民主进程进一步加快,农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管理权、监督权得到更有效的运用,这样的民主氛围促进了农村各项事业的发展,加快了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步伐。

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胡锦涛同志作的报告,在代表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代表们普遍认为,在经济上保障农民的物质利益,在政治上尊重农民的民主权利,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领导我国亿万农民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一条重要经验。 当我国农村步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的发展阶段,进一步健全民主制度,维护广大农民的根本利益,是完善村民自治、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重要内容,是促进农村党风廉政建设、密切党群干群关系的有效途径,是进一步推进农村改革和发展、加快农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的必然要求。 村务公开,农村基层民主的好形式 “钱怎么花、地怎么管、事怎么办、人怎么选”,是广大农村群众最关心的事,也是容易造成干群关系紧张的矛盾。 为有效地化解矛盾,保障和维护村民民主权利,强化农村基层民主监督,各地农村普遍推行了政务公开、村务公开、党务公开、民主管理、民主监督、财务管理等,有力地维护了农民当家作主的政治权利,促进了农村经济建设、政治建设、社会建设和党的建设。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全国62.4万多个村委会,有95%的村实行了村务公开,比较规范的村占60%以上。 “凡是村务公开做得好的地方,村经济就发展得快,党群干群关系就密切;凡是村务公开做得不好的地方,干群矛盾突出,村经济也就上不去。只有实行村务公开和民主管理,切实保障农民群众的各项权利,才能加强对农村基层干部的监督,从源头上预防腐败现象的发生。”十七大代表、甘肃省临泽县委书记康清对此深有体会地说。为了解决干群矛盾,增强农民对基层政府和干部的信任,充分发扬民主,临泽县在全县推广村务公开,并规定,在村一级凡是涉及到农民利益的事,必须百分之百地公开,接受全体村民的监督。“推行村务公开后,村干部责任心增强了,干群关系融洽了,经济发展了。” 操作性不强、衔接不紧,是当前一些地方村务公开和民主管理制度中存在的问题。广东省佛山市为规范集体资产管理,通过村民民主表决、委托和招标方式,将集体财务委托中介组织代理,创造了集体资产第三方管理的新模式,取得良好效果。广西扶绥县组织部门和民政部门紧密协作,依据村委会组织法和党的基层组织工作条例要求,实行村干部“公推直选”与村“两委”联动选举,为加强党内民主与基层民主的互动,进行了有益的探索。这些由基层干部群众创造出来的推进农村村务公开和民主管理的好办法、好经验,得到代表们的普遍赞同。十七大代表、广西柳州市委书记蒋济雄说,百姓的事无小事,为了保证人民真正当家作主,就要保障他们在政治上有话语权,经济上有管理权,重大事项上有决策权。这样才能使我们的工作做到想老百姓所想,知老百姓所知,干老百姓所愿,为老百姓所为。 被称为“中国式”基层民主的“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已在广大农村生根发芽,村务公开、党务公开、政务公开等民主形式得到普遍实践。十七大代表、四川省南部县寒坡乡四房嘴村党支部书记雍宗南说,这些制度的建立,不仅给了老百姓一个明白,还了干部一个清白。还推进了农村的民主法制建设,实现农民群众的自我管理、自我教育和自我服务,有利于充分发挥农民群众推动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积极性。 不断创新,建立发展基层民主的长效机制 推进村务公开和民主管理,事关农村工作的方方面面,事关农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事关农村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如何才能把村务公开和民主管理工作不断推向深入呢? “这两年,我们在市内推行的‘活力民主,阳光村务’就是完善民主管理制度的一项创新性实践。”据十七大代表、广东省云浮市委书记郑利平介绍,云浮市在推进新农村建设的过程中发现,一些地方由于村务、财务不够公开,管理不够民主、规范,造成干群关系紧张,村委会的凝聚力和号召力弱化,农村的进一步发展受阻。为了从源头上化解矛盾,他们从创新机制着手。在农村开展了“活力民主,阳光村务”工程,科学地配置村治权力,即在村民会议下创设会议召集组、监督组和发展组三个独立的工作小组。设置三个工作小组,就使村务决策权、监督权真正与村务执行权相分离,并在此基础上规范各种权力的运作,形成一种内在权力有效制约的平衡型村治模式,实现村庄事务管理的公开化、民主化、科学化。 郑利平代表说,“活力民主,阳光村务”工程的实施,有效地维护了农民的民主权利,激发了农村发展活力,促进了农村社会的稳定和谐。工程实施以来,全市就有三个村的村主任因有违纪行为或占用集体资产、办事不公、群众意见大被罢免,这在以前是极少见的。同时,从试点村看,兴办经济项目和村公益项目增加了140%,经济收入增加60%。目前这项工程已铺开到686个村,占了全市总村数的81%。村民了解到“活力民主,阳光村务”工程的内容后,都主动要求实施该工程,在投票中,全市村民的平均赞成率超过94%。 完善村民自治制度,着眼于制度创新,着眼于解决基层矛盾的长效机制,已成为各地的共识。十七大代表、重庆市黔江区委书记洪天云说:“必须要加强制度建设。要根据农村改革发展的新形势新情况,进一步建立健全村务公开和民主管理的各项制度,加强对村集体财务的管理、审计和监督,完善民主评议村干部工作制度,落实农民群众的知情权、决策权、参与权、监督权,克服随意性,提高规范性,使村务公开和民主管理工作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推进农村基层民主建设还需再加力 讨论中,代表们普遍认为,虽然农村基层民主制度建设现在有了长足的进展,但与党的十七大提出的“发展基层民主”和“扩大人民民主”的要求相比,与经济社会发展和农民群众的要求相比,还存在着较大的差距。民主管理各项制度不够完善,村委会与镇政府、村党支部关系没有理顺,村干部民主意识差,村民代表素质不高的问题,也不同程度影响了代表作用的发挥。对此,十七大代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州长沙拜次力说,村民自治是发展基层民主的重要内容,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坚实基础。各级党委和政府一定要加强领导,重视基层民主政治建设,把村务公开和民主管理这一关系亿万农民切身利益的大事做好。 十七大代表、河南省济源市委书记段喜中说,要进一步健全村务公开制度、规范民主决策机制、完善民主管理制度、强化村务管理的监督制约机制,确保农民群众的知情权、决策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健全村民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机制,努力推进农村基层民主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 十七大代表、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县委书记徐强说,应进一步明确村党组织与村民自治组织的关系,让村民自治组织在党组织的领导下,依法办理自己的事情,使农民群众真正能直接参与村级事务管理。同时,加大对农村干部群众的法制教育、权利义务教育力度,为推动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奠定坚实的法律基础。 “随着农村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农民群众的法律意识提高,农民对话语权的要求增强了,懂得了可以通过什么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愿望和要求了,所以我们必须按照十七大报告提出的要求,进一步加强基层民主政治建设,在农村基层建立有效的利益协调机制、矛盾调处机制和社会管理机制,引导群众规范有序地参与村务的决策和管理,以理性合法的形式表达自己的利益要求,解决利益矛盾,从而促进农村的和谐与稳定。”广东省韶关市委书记徐建华代表说。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关联村里人利润的事要一切当面,本国村落基层